践行“丰田模式”?长城蜂巢动力列装皮卡市场有何启示

近日,长安开城F70和北汽BJ40两款搭载长城动力的皮卡新车型提交工业和信息化部审批。其中,北汽BJ40皮卡搭载的是蜂巢hy4c20b,这让笔者怀疑长城是否已经开始在皮卡领域测试“丰田模式”。

供应链的挑战是每个制造企业都必须面对的难题。如何高效、快速、廉价地整合供应链,借助供应商关系降低成本,进而降低价格,提高竞争力,是每个企业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。在汽车行业,尤其是丰田作为全球汽车市场“精益生产”的代表品牌,其低成本、高利润成为众多汽车企业竞相学习的目标。
成本、质量和及时性是任何汽车企业对供应链的基本要求。它们相互关联,相互制约。在今年的疫情和六大影响下的皮卡市场,在“大鱼吃小鱼”、“强人永远强”的新时代背景下,成本和及时性再次成为“大鱼”和“小鱼”最重要的因素。
在我看来,如何解决成本和及时性问题,无非是“丰田模式”的“自主品牌”,即尽可能将供应商纳入公司内部管理,或者干脆建立自己的集团供应商家族。例如,在“丰田模式”下,爱信精密机械、电器设备、丰田纺织、丰田车身、爱知钢铁、捷达等都是丰田集团旗下的“亲儿子”。在这样的制度下,集团内所有相关企业的利益和目标是完全一致的。准确准时的交货和生产,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有助于丰田最大限度地降低库存和成本,保证供货的质量和及时性。
另一种“支撑品牌”可以称为“非丰田模式”,即通过市场行为建立上下游供应链和合作伙伴网络。例如,我们常见的德国供应商品牌,如麦格纳、采埃孚、舍弗勒、博世等,都在与许多知名汽车品牌合作,其中不乏自主皮卡品牌。这种供应链模式更接近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合理竞争。谁能达到标准,在成本上达到要求,谁就能成为品牌的指定供应商。然而,这种模式虽然能很好地控制成本,但在质量、及时性、与整车企业主机厂的一致性等方面存在问题。
就像在流行期间,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,工厂纷纷复工,这就是国外的爆发期。许多国内皮卡品牌的海外供应商正面临停产。比如,郑州日产瑞麒6系雷诺m9t动力近75%的进口零部件是国内外流行的“时差”。进口零部件无法保证及时性,这限制了工厂的生产能力,进一步影响了品牌的市场表现,这些都受到“非丰田模式”供应链的制约。
“丰田模式”的供应商体系可以说是丰田的无意增长。特别是在汽车产业化初期,汽车制造业相对粗糙、简单,供应链网络既不贫瘠,也不市场化。在早期,汽车公司不得不选择自己生产零部件。随着供应链网络的形成和市场化竞争的开放,上下游一体化的供应链管理已成为市场的主流。汽车企业,或称主机厂,更愿意专注于汽车产品的核心竞争力,而零部件的成本和质量控制则简单地交给专业供应商,“非丰田模式”应运而生。然而,在“非丰田模式”下,单纯地将许多零部件抛给外部供应商,并没有有效的管理和控制,外部供应商可能会给汽车企业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。
长城发动机产品能够走出长城品牌,成为长安凯诚的动力,而蜂巢亿城自身零部件供应商的建立,都表明类似长城“丰田模式”的高效供应链体系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。亿城蜂巢成立于2018年,独立于长城汽车运营

本文地址: 转载请注明出处!